Ramin Firoozye - 1.2k

我们几个人在 90 年代中期离开了 Tailgent,在 Los Altos 组建了一家为酷想法而努力的新公司。

我们的产品是一个内置多媒体 / 动画支持的浏览器,你可以用它从网上获得和 CD-ROM 相似的体验。那时候 HTML 还鲜有对 gif 动画和 Flash 动画的支持,因此我们觉得这个产品还是挺有机会的。

有了一个炫酷的 demo 以后,我们开始四处做演示。在某个时候,我想试着从乔布斯那儿获得些反馈——我可是他的大粉丝——我大学时的第一个应用,就是在一台 Apple IIe 上完成的。而的第一份专职工作,则是在 80 年代时负责折腾苹果的 C++ 编译器。

那时候他在 NeXT。我给他写了封信,告知了我们现在的方向,并寻求他的建议。结果我从他的秘书那儿得到了他想见个面的回复。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呢。

一周后我去了 NeXT 里的一间会议室,地点就在他的办公室下面。我准备好了我的 demo,然后开始等,然后继续等。乔布斯迟到了半小时,把脚放在桌上,问我都准备了些什么。我做了自我介绍,提到了我的团队成员中有好几个前苹果员工。然后我运行完 demo,询问他的看法。

接下来的半小时里,他开始了无止境的咆哮……关于苹果的傲慢(!!!),他们产品的质量,以及所有你能想到的糟糕东西。当时在场的有不少「你们这些苹果员工」,所以我试着打断他,说我们其实并没有真的和苹果扯上关系(除了我们的 demo 跑在一台 Mac Powerbook 上之外),但他完全停不下来。

我记得一句「你看,这什么 JB 玩意」被重复了很多遍。

然后乔布斯的秘书闯进来说他有个电话,就打断了我。我猜大概也就这样了吧,但他问我能不能再等他一会。记得当时我迟疑了一下,在考虑是否要继续忍耐这种侮辱。可不知为什么,我回答说可以。他就这么走了出去,而我就坐着,坐着,继续坐着。过了大概 30-45 分钟,我对这种处境实在是筋疲力尽了。我是该收拾东西走人,还是继续坐等他回来喷苹果有多渣?

乔布斯回来时,我还正坐着。他走到白板前,开始做笔记。接下来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准确地标注出了产品的发布方式、市场推广的策略、应该如何定位、需要完善的部分,甚至具体到了所需删减或添加的功能。这是我所见过的最狂拽、酷炫、叼炸天的产品管理展示。他完全理解了产品、空间,和它的用途。

我记得我问过他是否需要一份工作 ^_^

然后我们都笑了,我记得乔布斯给这个想法和产品提了几个漂亮的建议。这时候言语间再也没有那股反苹果的味道了。我非常感谢他,而他让我们保持联系。我出去的时候,还是觉得脑子嗡嗡直响。

当然了,我的前苹果员工同事们对我去见他的决定颇有微词,对他的态度也趋于分化,所以对这次见面的感觉还是较为中性的。

几个月以后 Apple 收购了 NeXT 的消息传来,然后就又是一段历史了。

我的同事们继续排挤我,最后我们的公司被微软收购了。这个产品从来没有正式发布过,同事们都去 Redmond 工作了。

到现在,我还记得那天见乔布斯的经历。

几年前,我从事着另一份可受益于他的建议的软件产品工作。那时候他已经回到了苹果,而 iPhone 是个
巨大的成功。我一直想等产品再稳定点后再发消息给他。后来我听说他病了,那之后没过多久,他就去世了。

我真想向他展示我们的新产品。我想象着他放我们很久的鸽子,然后向我们破口大骂苹果的产品有多棒的样子 ^_^

然后他肯定还会再回来,告诉我们如果是他的话,该怎么做。

Tomas Higbey - 3.7k

94 年夏天,我在 NeXT 工作。我和两个同事在休息室里的时候,乔布斯走了进来,开始做一个面包圈。我们围着张桌子坐下各吃各的,而他出人意料地提了个问题:「谁是这世界上权势最大的人?」我说曼德拉,因为我刚当过那场选举的国际观察员。而他用他那种自信的口吻说:「不是!…你们说的都不对…世界上权势最大的人,是讲故事的人。」这时候我想:「史蒂夫我是喜欢你的啊,但天才和傻逼之间画着条细线,我想我正在见证呢。」史蒂夫继续说,「讲故事的人设定了视角、价值,和一代即将到来的的日程,迪士尼却垄断了整个讲故事的生意。你懂吗?我受够了这坨屎,我要成为下一个讲故事的人。」然后,就这样带着面包圈走了出去。

Chaitanya Pandit - 1.6k

那是 6 月 10 号,过几天就是苹果的 WWDC 了。我当时在一间咖啡屋加班,测试着一个我给 iPad 写的应用。当时我在印度,iPad 也还没有正式发布,所以这玩意肯定是一个相当引人注目的东西。

然后有个坐在我桌子对面的妹纸,对这个新玩意感到相当好奇。过了一会,她过来驻足,和我愉快地就 iPad 多酷聊了一会儿,并且对我能在上面写应用并运行的事情感到十分佩服。

我回家上床前,给史蒂夫写了一封说明 iPad 如何使妹纸对我产生了兴趣的短邮件,然后我几乎把这事给忘了……过了几天到了 WWDC,我正和平时一样在晚上刷着几个在线博客(我这是 GMT +5:30 ),突然我看到了些十分熟悉的东西:史蒂夫把我给他发的邮件放在了身后的巨幕上。他说:「iPad 是有魔力的,因为我收到了一封邮件:『我在咖啡屋里用 iPad,它为我吸引到了个妹纸!』」「这就是证明。」

这是我值得珍惜一辈子的记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