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合肥南站等待离开的动车时,我写了一行 JS 来判断毕业后第一份工作到底持续了多长时间——不多不少,刚好 300 天。

> (new Date('2017-05-05') - new Date('2016-07-09')) / 86400000
300

还记得刚来的时候我甚至还不知道【绝对定位】和【相对定位】有什么区别,为了实现功能写出的也不过是一堆冗长而毫无复用价值的面条代码。比起今天真是恍如隔世。

很感谢讯飞融洽的团队氛围所带来的自由成长的空间。这个宽松的环境给了我许多试错的机会,从而有条件在短短的 300 天里去更新知识结构,提升代码质量,甚至对社区做一些微小的贡献。

作为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,在讯飞我逐渐明白了【学生】与【工程师】,【大作业】和【项目】的区别所在。学生时代写的代码更多类似于 Proof of Concept,关注的是复杂的算法思路,所要解决的问题也更为纯粹。而作为工程师,所要解决的问题几乎都有成熟或可供参考的轮子,更需要关注的除了各种异常与边界条件外,还有【维护复用改需求】这些属于真实世界的内容。学生时代所折腾的项目规模在千行级就很棘手了,而离开前留下的项目在万行规模仍然可以轻松地维护与部署。在这个转换身份的升级过程里,和许多同事的合作与交流让我从中学到了不少东西,在此对他们表示感谢(真诚脸)。对了,也要特别感谢极个别的几个人,和他们的交流让我认识到我其实是个普通人,之前一直以为我是傻逼呢

300 天过得很快,在这个短暂的时间里发生了很多事,给了我不能代替的生活体验。总之很幸运能和组里的同事们度过这段时间,很幸运去年能成为部门的【优秀新人】,也很幸运短短一年不到就能在工作时间和刘老大有过交集(不过老大肯定忘了我报的名字啦)。

年会上大佬讲了很多东西我都忘了,只有一句一闪而过的鸡汤我印象很深,写的是【去玩耍的一定是你真心喜欢的事情,你一定会和你喜欢的人一起去玩耍】。我大概已经能看清一点我所喜欢事情的轮廓了,希望在可以预期的未来内大家都能在喜欢的道路上继续前进,也希望讯飞能实现自己的使命,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。